金字火腿董事长施延军:从月薪275元到上市公司当家人 他经历了什么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osday.com/,意甲帕尔马

原标题:专访│金字火腿董事长施延军:从月薪27.5元到上市公司当家人 他经历了什么

这个数字震撼到1982年还在浙江金华农村供销社任职的施延军,当年有个朋友从金华买了4条火腿带去深圳,花了120块,要知道当时他作为供销社员工端着铁饭碗,一个月工资只有27.5块钱。

这个数字也撩动了18岁少年施延军的心,他隐隐觉得有个机会可能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但还不知道怎么个改变法。

1992年,小平南巡讲话的春风涤荡中国大地,也涤荡到了浙江中部的山水小城金华,在供销社工作的施延军再也坐不住了。

他从供销社辞职,1994年创立金华市火腿有限公司,2008年改名为金字火腿股份有限公司,两年后的2010年12月,在深圳证交所上市,被誉为“火腿第一股”。

从月工资27.5元,到上市公司董事长,这是一条火腿的晋级之路,也是施延军的26年创业人生。

2020年4月17日,在深圳塘朗山脚下一间酒店的大堂,董事长施延军在早餐时间匆匆和我讲述了他靠一只火腿改变命运的创业故事,一开口道出的是苦和难。

我眼前的施延军,并没有我以往见到的上市公司总裁那种包装出的格式化举止,当身材挺拔、身穿浅色西装的他走过来和我握手拉家常时,更像一位亲切的邻家大叔,他神色温和谦逊,说话语速从容低缓,深圳四月早晨的阳光也很温和,照进酒店大堂的书吧,我们的对话就在这样温和的气氛中开场。

金华,这个名字远不及他下属的义乌那么声名在外,更不像温州或台州那样盛产网红浙商,但只要提到金华,必然让人联想到另外两个字——火腿。

金华火腿始于唐,唐代开元年间《本草拾遗》记载:“火腿,产金华者佳”;元朝时期,意大利马可波罗将火腿的制作方法传至欧洲,成为欧洲火腿的起源;明朝,金华火腿已成为知名特产,被列为贡品;清代时,金华火腿外销日本、东南亚和欧美各地。

上世纪70-80年代,上海的新女婿见丈母娘,须带“一挺机关枪、两个手榴弹、两包子弹”,即金华火腿,两瓶酒及两条烟。

施延军的一生都写着火腿两个字,15岁参加工作在供销社做火腿卖火腿,下海创业前,他已经在供销社卖火腿卖了8年。

那一年,在改革开放春风的撩动下,他走出任职8年的供销社,创立了金华市火腿有限公司。

同样在1994年,赴海南做房地产生意失败的李书福回到浙江成立了浙江吉利摩托车厂,开发出国产豪华型踏板式摩托车,迈开他汽车梦的第一步。

同样在1994年,温州小兄弟王均金和王均瑶在“一杯牛奶强壮一个民族”的感召下,创办温州均瑶乳品公司,均瑶乳业开始起步。

同样在1994年,英语教师马云以翻译的身份到美国,第一次接触到互联网,虽然他吓得不敢碰电脑,但意识到这东西将来肯定改变世界。

相比这些网红浙商人生的纵横捭阖、大起大落,施延军的创业故事像足中国人期待的人生——平平淡淡,“我就是会做火腿,除了火腿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

1994年的冬天,金华开发区双龙大道的城南红旗四队仓库,施延军的火腿公司开张了。

初期,施延军的火腿客户集中在江浙沪,他经常半夜12点装货凌晨1点出发,驱车8个-10个小时送货到南京,自己装车自己卸货,再连夜8小时-10小时返回,就这样一车车打开市场。

被拒之门外也是常有的事,天津有一家老牌国有企业,每年做月饼,需要火腿,“我们上门推销,第一年被赶出来,第二年被赶出来,第三年我们又去了,对方很惊讶,你们怎么又来了。”

为什么这么坚持?施延军说,“因为他那里有业务有商机,只要有商机我们就不会放弃。”

“我们就是有这样的意志,我们要把自己创办的企业做好,我们没有退路。”回忆创业当年心酸的一幕幕,施延军坚定地说,“我们就是要把产品做好,质量做好,做出自己的品牌和特色。”

1994年起步,5年后,1999年,施延军的金字火腿就从同行业500家冲了出来,成为行业的佼佼者。

“做出自己的特色,创新。”施延军说,那时所有的火腿都是一条,携带不方便,他首创小包装火腿,当年火腿包装都是草纸和塑料袋, 施延军首创纸盒包装,方便实用。

“火腿是个古老的产物,如果不顺应时代发展和现代社会的变化,一定会被淘汰。”施延军注重品牌,注重创新,每一步都比别人走得早走得快。

1996年注册“金字”商标,2005年研发“金字低盐火腿”获得行业首个国家发明专利。

2008年涉足网上销售,销售额从30多万到现在1个亿,今年疫情期间,线年,金字火腿登陆深圳中小板,成为业内首家A股上市公司。

,获得生产许可,推出植物肉产品,抢滩人造肉市场。2018年开始积极拓展生鲜电商、社交电商、内容电商、直播电商等模式,建立了立体化的线上营销体系。

施延军说,未来,金字火腿要成为C2M模式的引领,产品从工厂到用户家里,没有中间环节,一键直达。

回望26年创业路,施延军反复强调的一点是,“我们浙江人什么样的苦都吃过,我就会做肉制品,我对自己的孩子都没这么上心,老祖宗留下的东西,我们一定要传承好。”

集团刘永好的女儿刘畅说,现在有人问她女儿妈妈是做什么的?女儿会说妈妈是养猪的。施延军是刘畅的下游,他说我不养猪,我是加工猪肉。

决定经济基础,市场波动大,受疫情影响更大,一场猪瘟袭来,全球猪肉风起云涌。在这个高危行业26年,施延军为何能躲过各种暗礁险滩稳步发展?

产品质量过硬,从生产环节,保证食品安全。”施延军说,“我们从国内有影响的正规企业采购,保证质量才能采购,现在我们猪肉大部分进口,从西班牙、丹麦、荷兰、 德国、法国、加拿大等国家采购猪,今年疫情期间,我们大量采购国外猪肉,满足国内需求。”“我们的目标是打造肉制品中的茅台,把竞争优势从火腿行业扩展到肉制品行业。”施延军说,过去他是一只火腿打天下,现在是稳步发展火腿,快速发展香肠、腊肉、酱肉等特色肉制品。

是大海,”施延军从2020开始进入肉类大产业,进口肉取代国内供给不够的部分,“过去养殖猪肉从国外进口饲料玉米,国外六条船的饲料卖到中国养猪,现在我一条船猪肉买回来,就可以满足国内猪肉紧缺的需求,肉类和民生相关,我们是国家保民生、保供给的积极参与者。”除了保障国内的供给,施延军也看到国内外的差距,“国内进口的欧洲发酵火腿要上万元一只,而国内传统火腿只有三五百元一只”,施延军说,“差距在哪,还是品牌。”

“创建品牌很难,对中国火腿行业来讲,我们可以共享金华火腿这个具有广泛知名度的民族品牌,这是我们的一个先天优势,我们的使命,就是要把这个千年品牌发扬光大,加以创新、提升和发展,我们一定要把中国肉制品做到大家看了就想吃,看了就想买。”

回望一路创业历程,施延军说自己是一路跌打滚爬,经历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92年小平南巡讲线年离开供销社创业,这一路只有艰辛。

“从15岁参加工作,到现在56岁,每一天都过得很辛苦,很想轻松度假,很想过轻松快乐的日子,但

需要我,那么多员工需要我,我停不下来。”和马云最想死在沙滩上一样,做了一辈子火腿的施延军也很想好好和家人休个假,但至少现在,他还做不到。

结束45分钟的采访,施延军大步流星向外走,他要赶着回金华,继续他的火腿梦。